首页
资讯
快乐成长
青少年保健
特殊儿童
专家指导
健康讲堂
青少年心理专题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 身心健康 > 特殊儿童 > 正文

3年劝捐眼角膜96人

11月4日,当陈淑莹出现在莲塘医院4楼的时候,47岁的邓到君顿时哭得胀红了眼,她担心只要陈淑莹一来,她的儿子将得不到全尸。“她要拿走我儿子的眼睛,你要知道我是从这么小把儿子养大的。”

今年28岁的陈淑莹是我国第一位职业劝捐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劝人死后捐献眼角膜。她要听着别人痛哭,看着别人流泪,甚至还要忍受别人的怒骂。作为我国人体器官捐献最前沿的一名工作者,她走着一条异常艰难的路。

从2003年至今,她成功劝捐96例,帮助212人寻找到了光明。令她最感困惑的是有效劝捐的线索非常难找。据统计,我国等待角膜移植的病人高达200万,全国各大医院每年可以完成的角膜移植手术只2000~2500例。

近日,深圳成立了首支器官捐献志愿者服务队,陈淑莹当了这支志愿服务队的队长。这让她更充满了希望。

近日,深圳成立了首支器官捐献志愿者服务队,陈淑莹当了志愿服务队的队长。

前半年几乎每天都要哭

前半年是最困难的阶段。她没有经验,也没人告诉她该怎么干。“我几乎每天都要哭,心理压力特别大。”第一次劝捐的经历陈淑莹至今还记得,当时她不仅挨了骂,还差点被人打。2003年7月,陈淑莹听说发生一起车祸后,就赶到了医院。遭遇不幸的是一位20岁的男孩,医生已经诊断为脑死亡。陈淑莹小心翼翼地向男孩的母亲出示证件,说出了劝捐的想法。悲痛中的母亲一下子扑向陈淑莹,撕扯着她的衣服吼着:“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咒我儿子死?” 男孩的其他亲属也冲着她大骂,要不是护士们劝阻,一位家属都要将她丢出去了。

“我当时感觉挺委屈的,凭什么受这种气呀?”陈淑莹说。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她又回到了病房一连几天做家属的思想工作,没想到男孩的家人后来居然同意了。

“后来想想,我当时的做法确实有问题。直接跑到病房里跟别人说,反正他要死了,能不能把眼角膜捐献出来。这肯定让病人家属接受不了。”陈淑莹说。

整整一年劝捐还要抬尸体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历,陈淑莹更加努力了,每天都不停寻找哪里有死人的消息。“我常常盯着报纸上的车祸报道,只要哪里一发生车祸,我就跑过去。有时我们到了医院,家属都没来。眼角膜必须要死亡6小时以内捐献才行,等家属找到了,往往过了时间。当时做得特别累,而且也没有什么效果。”

而更多是时候,她面对的是难以诉说的委屈。一次经历让她至今难以释怀,一位病人家属愤怒地对她说,“你那么有爱心,怎么不去劝你的爸妈?你拿去要卖多少钱?”

令陈淑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份劝捐工作居然还包括了帮尸体穿衣服,抬尸体去殡仪馆。“当时几层楼高的楼上,都是我们把尸体抬下来,家属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售后服务。”直到2004年下半年,殡仪馆有了新规定,陈淑莹的工作中才少了抬尸这一项。

有一段时间,陈淑莹感觉做不下去了,“每天我看到的都是人生最灰暗的一面。我当时都快疯了。”这时陈淑莹想到了一个调节心理的方法,找卖保险的人聊天。“卖保险的和我们都是要做人的工作,后来我想通了,做这一行要把挨骂当作一种享受,这样慢慢走出来了。”

2005年开始,陈淑莹不再盲目地跟着车祸的消息跑了。她开始注重从医生那里得到消息,“这样比较有效,可以提前介入。”但是,这样有效的消息来源很少。一般都是比较熟悉的医生私下里告诉她危重病人的情况。 现在由于医患关系较为紧张,一般医生都不会主动提供患者信息给深圳眼库。“医生们怕担风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位医生说。

劝捐工作也遇到质疑

只要有一例可能劝捐的人,陈淑莹总是尽全力去做。去年在休产假期间,只要“报料”来了,陈淑莹仍然挺着大肚子往医院跑。快临产了,她还到医院跑了一趟劝捐。

回到家里,陈淑莹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孩子。每当这个时候,母亲都会提醒她要先洗一下手。平时的工作压力特别大,一到休息,陈淑莹就想着完全放松自己,“我在家时很懒的,几乎什么都不做,星期六就是睡觉。”

随着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陈淑莹。“越出名,我的工作反而越难做了。一些病人的家属看到了,他们会说原来我对他们这么好,也是有目的的。”而由医院设立的专职岗位来做劝捐,也遇到一些质疑的声音,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医院的谋利行为。

深圳市眼科医院的姚晓明博士说,“尽管劝捐员的岗位设在医院内,但陈淑莹其实是在为深圳市红十字会工作,劝捐来的眼角膜也不是全部由深圳眼科医院来做手术,还有一些是捐给外地急需的病人。医院只收取眼角膜的保存费用和手术费用,眼角膜本身并不收取任何费用。医院做一例眼角膜移植手术的费用约6000元,相当于其他地方的一半左右。加上医院的一些费用支出,往往做一例手术还是亏的。”

200万病人等待角膜移植

3年半来,陈淑莹一共成功劝捐了96例,让212人获得了光明。陈淑莹说,“原则上一只眼角膜救一只眼睛的,但眼角膜太缺了,双目失明的人只能先做一只眼的移植,以帮助到更多人。还有一些眼角膜的边缘部分也可以医好一些人。” 为了这212人的光明,陈淑莹不知劝捐了多少次,“一般我劝说10次,成功的只有一两次。”

目前,我国已经有北京、上海、广州等10多个城市设立了眼库,并且有能力进行眼角膜移植手术,但一个普遍性难题是可供移植的眼角膜严重短缺。据统计,目前我国等待角膜移植的病人有200万,这些人中绝大多数是青壮年和儿童。目前,全国各大医院每年总共可以完成的角膜移植手术只有2500例左右,大多数的人只能在黑暗中等待着。

按照法律规定。眼角膜捐献完全是自愿无偿的行为,有时候病人家属提出的要求往往让陈淑莹为难。有一次,一个女孩的妈妈得了心脏病,当时陈淑莹前去劝捐。女孩子告诉她,要给妈妈办身后事,要5万元钱。“这种情况肯定是满足不了的,如果实在是要钱,我们也只有放弃。”但有的家属连买骨灰盒的钱都拿不出来,“我们也会帮着联系一些捐赠。”一次陈淑莹自己就掏了1500元。

今年10月,深圳成立首支器官捐献志愿者服务队,陈淑莹是队长。服务队是自愿成立的,队员有企业老板、白领等,主要做宣传活动,有时候也会帮着陈淑莹去劝捐。“大家关注到这个事业,感觉很欣慰。”陈淑莹说。

分享到:
来源:中国用药安全网  2015-08-14  3833 0

评论:0条评论内容请不要超过200字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

上海市

重庆市

浙江省

山东省

黑龙江省

江西省

甘肃省

福建省

海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Copyright © 2011 chinaschoo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

执行单位:中玉之天(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