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快乐成长
青少年保健
特殊儿童
专家指导
健康讲堂
青少年心理专题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 身心健康 > 青少年心理专题 > 正文

网瘾少年:一瞬击碎多少颗心

铁窗前对话弑母少年

妈妈低头给儿子倒豆腐脑之时,儿子用绳索勒住了她的脖子。“我下手时已经忘了她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只是想将这个阻止我上网的障碍除掉。”儿子事后说。勒完妈妈后,儿子从她裤兜里搜出560元钱,去到网吧,连续上网8天8夜……

案件回顾:

2005年7月24日晚8时左右,河北省定兴县小北头村村民刘某下班回家时,在厨房发现躺在血泊中的妻子袁某。刘某立即唤来邻居将妻子送往医院抢救。医务人员经检查发现,袁某的颈部有明显被绳勒的痕迹,同时颈部被划两刀,由于刀口较浅,不足以当场致命,但经过医院连续多天的抢救,袁某仍未脱离危险,处于昏迷状态。

袁某住院后8天内,其子刘柏(化名)无故失踪。后经同村人发现,刘柏8天来一直泡在网吧里上网,得知母亲被害的消息,刘柏没有任何反应,继续逗留在网吧,后被家人找回。

在袁某受伤后的第10天,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将刘柏逮捕。经刘柏供述及警方收集的各种证据表明,袁某系被其子刘柏所伤。

刘柏原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但自几年前沉溺网络后,成绩一落千丈,后干脆自己辍学。为了能够上网,刘柏经常偷家里和邻居的东西变卖,其母袁某得知非常气愤,为此多次责骂甚至打他,引起刘柏记恨。

7月24日早上5时多,袁某起床处理完家务,出去给儿子买早点。刘柏在母亲准备早餐的时候,用已经准备好的背包绳从母亲身后套住其颈部勒杀,后见母亲还有呼吸,又对其颈部连划两刀,后从母亲身上搜出500多元钱,拿上她的手机,走出家门,连续在网吧上了8天网。据民警介绍,刘柏进入看守所后,情绪波动很大,但并没有对杀害母亲有多大负罪和愧疚感。

高墙内对话弑母少年

高墙,铁门,电网,真枪,实弹,岗楼;囚服,手铐,脚镣……

震惊燕赵的“网吧少年弑母案”的加害人刘柏,已在河北省定兴看守所羁押了8个月之久。

2006年2月20日,记者赶往定兴看守所,独家采访了刘柏。

刘柏身高1.6米左右,上身着一件灰色的棉袄,外套看守所统一编号的黄马夹,稚气的脸上写满悔恨。他站在那里用忐忑不安的眼神打量着我们,他那样子分明是被教师罚站的中学生,只是,他的手腕戴上了象征法律威严的手铐。

记者:你叫什么名字?

刘柏:我叫刘柏。

记者: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刘柏:因为勒我母亲。

记者:你为什么要勒你的母亲?

刘柏:她不给我钱,也不让我上网,我恨她。不让我上网玩游戏,就等于剥夺了我的欢乐。

记者:你什么时候想勒你母亲的?

刘柏:2005年7月23日晚上,我要出去上网玩游戏,她不给钱,也不让我出去,死死地看着门,一步也不让我走,没办法,我就睡着了。临睡前,我就想,一定要找个机会除掉这个障碍(母亲)。

记者:那你第二天早上是怎么下的手?

刘柏:那天(案发的7月24日)早上,我继父又像以往那样出去开小拖拉机跑运输去了,我还在睡懒觉,我妈把我叫醒,让我起来洗脸,准备吃早点。当时我迷迷糊糊,一听见她(指其母亲)的声音,就想起昨晚上她不让我出去上网,和以往因为我去上网而打我的事,就想除掉她。

记者:以往你去上网,你妈怎么打你?

刘柏:打嘴巴,打得我两眼冒金星;拧屁股,又青又紫,好几天都不消,也不敢坐。

记者:你怎么想起用绳子勒了你母亲呢?(记者尽量回避“杀”字,免得刺激他)

刘柏:我妈出去给我买早点的时候,我看门后有一个买鞋的纸兜子,兜子上有两个细带,我就把它解下来接在一起,藏在门后。不一会儿,我妈回来了。她向我住的屋子里喊“小柏,快起来吃饭了”。然后,她猫着腰把买回来的豆腐脑往碗里倒。这时候,我突然从门后跑出来,用绳子勒住她的脖子,使劲往后拽,我母亲使劲挣扎,我俩都摔倒在了地上。我觉得勒得手疼,就从地上拣起两根筷子,急忙把细绳缠在筷子上,然后抓住筷子往后拽。后来,她就不动了,我也松手了……

记者:据办案民警介绍,你发现母亲未死,又用刀划了她的咽喉,为什么?

刘柏:(低头,沉默片刻)我看她胸口还微微地颤动,就知道她还有气,如果她活过来,我就死定了,我就又从厨房找来水果刀划了她的脖子。

记者:看见自己的母亲在地上抽搐、挣扎的痛苦时,有没有想停手?

刘柏:没有。

记者:你勒完母亲后,都做了什么?

刘柏:从我妈的裤兜里掏了560元钱,就去上网玩游戏去了。

记者:去哪里上网玩游戏了?上了多长时间?

刘柏:先在定兴上了一天,然后又骑车子到高碑店上了7天,钱花光了才回家。

记者:玩一小时的网络游戏需要多少钱?你怎么在7天时间就把钱全部都花光了?

刘柏:玩一个小时网络游戏才一块钱,但我又给网络游戏买卡,往程序里面输入钱,最多可以输几万元,但我没有那么多钱。

记者:你在玩网络游戏时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刘柏:我设置了一个女神仙,她的名字叫“小妹你好”,她会法术,能杀死妖怪,究竟杀死多少,我记不清了,打满100转,游戏里的人物就变了。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玩的游戏?你们班里还有别的同学玩网络游戏吗?

刘柏:我以前在班里学习是前3名,从上小学六年级开始玩游戏,后来学习也就不好了。初中一年级时成了班级里面最后几名,因为每天上课时都想着玩游戏,根本没心思学习。我们班里还有一些同学上网,男生多,女生少,老师不管。由于学习成绩差,出事(指杀其母)前的3个月,我就辍学了。

记者:你是怎样辍学的,父母、老师不管吗?

刘柏:我跟老师说“我不念了”,背着书包就回家了,继父没说啥,我妈骂了我一顿。

记者:案发后,你见过你的母亲吗?你又做了什么?

刘柏:我的钱花完了,继父也到网吧把我找回来了。这时,我妈躺在病床上,已经说不出话,成了植物人了。但她见到我时,眼睛湿润,想说什么,但嘴唇一直动,就是发不出声。

记者:据办案民警介绍,你从网吧回来后,诬告你母亲的两个朋友勒了你母亲,为什么这样做?

刘柏:我怕警察怀疑到我身上。

记者:你被关进看守所以后,想念亲人吗?后悔吗?

刘柏:我特别后悔,真是太对不起亲人了,特别是对不起我妈。我8岁时,父母离婚,原因是我爸吸毒。本来把我判给了我爸,但我怕我爸犯毒瘾时打我,就跟我妈来到了河北定兴。我生父现在因吸毒、抢劫、强奸被判了无期徒刑。我继父今年54岁,开个小拖拉机跑运输,起早贪黑的,非常辛苦,挣了钱都给我妈,对我和我妈都挺好的。现在他肯定伤透了心,一次也不来看我,我四川的两个姨也不来看我。

记者:想对同龄人说点什么吗?

刘柏:我的肠子都悔青了,但已经晚了。我劝我的同学们听父母与老师的话,不要去网吧,不知不觉中就像着了魔上了瘾,什么美丑、善恶都分不清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能干出来。

这时,一同前往的一位女检察官问:“你知道吗?你的母亲现在已经死了。”

刘柏的眼睛突然睁大,神情惊愕,紧接着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头抵住铁栅栏捶胸顿足。几分钟后,他止住哭泣,眼睛紧盯着落满悔恨泪水的手铐。

记者:假如你母亲没有死,你回去该怎样面对她呢?

刘柏:(沉默片刻,流泪)其实,我下手时已经忘了她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只是想将这个阻止我上网的障碍除掉。我连勒了她3次,这在过去的审讯中我都没说。经过这段时间的反省,我想了,如果就勒一次,就不至于使妈妈的大脑因为缺氧变成植物人,更不会死了。我当时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这些天我也想过,等我出去以后远走他乡去打工,挣钱邮回来,让继父给我妈瞧病,一辈子也不回来,没脸见他们了。

记者:你知道自己可能被判多少年吗?

刘柏:我们这里有法律书,我知道我属于未成年人,即使犯了杀头的罪,也不会被判死刑的。可是……(沉默一会儿,抬起头,嘴角一阵抽搐)刚才我听说我妈死了以后,心里特别难受,生不如死。如果法律没判我死刑,我能不能给自己判死刑啊?

说着,刘柏的眼泪又从他的眼里倾泻而出,不住地抽噎。

被网络扼杀的亲情

“唉!这孩子都是让网络给害了!万恶的黑网吧把我们家害得家破人亡!”面对着记者的采访,刘柏的继父刘某痛苦地回忆往事,他脸色铁青地咬牙、攥拳,对毁掉他家庭的黑网吧恨入骨髓。

刘某今年54岁,勤劳、质朴,在他所生活了几十年的小北头村人缘很好。然而,由于母亲多病等原因,他起早贪黑地辛劳,直到48岁时才与从重庆而来的被害人袁某结为夫妻。

老刘比妻子大14岁,他格外珍惜这份情感,为了打消妻子的顾虑,主动提出不要自己的孩子,发誓把妻子带来的孩子小强养大成人,也希望他能有出息,将来养老送终,这使妻子感动至极。

为了能有自己的房子,刘某借钱买了辆农用四轮车拉石料等小生意,还承包了10亩地,每天都拼命地劳作。没几年,他不仅还清外债,还盖起了四间砖瓦房。记者在采访时看到房门上写着醒目的大字“家和万事兴”。

但是,一切美好的憧憬却随着网吧少年刘柏丧失理智的一瞬间而永远地破灭了。

刘某告诉记者,刘柏在本村上小学时,学习很不错,人见人夸,他也觉得挺有面子,感觉自己是老来得福。所以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他们村没有中学,刘柏到周庄上中学后,中午不回家就开始上网玩游戏了。他和妻子发现后都管。有一次,把他气坏了,打了孩子几下,刘柏就打110报警,大喊:“警察叔叔,快来救命吧,我快被后爸打死了。”

从那以后,他知道自己不便多管,干脆让妻子管吧。可是,这孩子陷得更深了。刚开始是向他妈要钱上网,不给就说谎骗家里的钱,偷家里的钱。到后来就偷了家里的自行车出去卖。刚开始,刘某还以为是别人偷的,丢了一辆就再买一辆,直到丢了四五辆后被民警查出来,才知道是家贼。这时,刘柏为了上网变得几乎无所不偷了,把家里的小狗偷去卖了30元,把拖拉机的零件当废铁卖。直到勒昏了他妈,还把他妈的手机偷出卖了30元。他就像抽鸦片上了瘾一样,不能自拔。

刘某越说越激动,连声音都发颤了,鼻翼剧烈地抖动,两行浊泪从饱经风霜的脸上滚滚而下。他俯头拭泪的一瞬间,记者发现他的头发一半变白了。

妻子死后,刘某忙着挣钱还债,因为抢救妻子和办丧事花了将近5万元,这对于农村来说是笔巨款。经济上的负担可以随着还款而慢慢减轻,最折磨他的是受伤的情感。据他弟弟说,他时常一个人坐着发呆,原本不吸烟的他现在也开始吸了,或围着妻子的坟绕圈。一些好心人张罗着要再给他介绍老伴,可他一听说对方还带着小男孩就如临大敌,头也不回地逃离了。

声 音

提前介入此案的定兴县检察院批捕科长殷金梅告诉记者,这几年,一些受被称为“第二海洛因”的网络游戏之毒的未成年人弑父杀母的事常见诸报端。但此案中的刘柏的犯罪行为仅持续两分钟,其手段之残忍还是十分罕见,这充分说明其作案手段的“成人化、暴力化”和人文教育的缺失。按理说他这种生活经历的人,应该更珍惜母爱,可却丧尽天良地杀害了母亲。有专家认为,这是由于暴力游戏过于残酷血腥,过于轻视人的生命价值。未成年人长期接触暴力游戏,自然而然地就会变得情感冷酷、心灵麻木。而其母的教育方法也存在着严重问题,现在的孩子心灵十分脆弱,经不起传统的“打骂教育”。其母“恨铁不成钢”使刘柏产生了报复之心。再者,刘柏在案发后连续8天8夜疯狂上网,玩、吃、住在网吧,不能不说明政府有关部门对网吧管理的缺位。

分享到:
来源:网瘾网  2015-05-04  4440 0

评论:0条评论内容请不要超过200字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

上海市

重庆市

浙江省

山东省

黑龙江省

江西省

甘肃省

福建省

海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Copyright © 2011 chinaschoo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

执行单位:中玉之天(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